人民军队经过土地革命战争和抗日战争时期的不断发展,在武器装备种类和数量上有了长足进步。从总体上看,战士们手中的武器仍然以轻武器为主,加上为数不多的中小口径火炮,火力打击和爆破攻坚能力相比军仍有较大差距。解放战争时期,军构筑的坚固碉堡和先进的坦克,成为我军夺取胜利的障碍。经过探索与实践,我军总结出击碎军形似“龟壳”的碉堡和坦克的战术打法,在战场上不断出新、战果显著。

军构筑的碉堡多用土木、砖石、金属或钢筋混凝土等材料,十分坚固,作为防御工事抵挡我军进攻。当时的碉堡主要有两种不同的工事,一种为“炮楼”,为两层以上的高大工事,有圆形、方形等多种形状。阎锡山部在太原城外,大量构筑这种工事,我军普通的子弹、手榴弹根本无法对其造成破坏。另一种为“地堡”,指用来供步枪、机枪射击使用有掩盖的低矮工事(通常为一层)。地堡构筑简单,目标低矮,不易被发现,其生存能力大大高于多层的高大碉堡。不论是炮楼还是地堡,它们的周围一般都设有防御设施,如鹿砦、铁丝网、雷场等,进一步增加我军攻坚的难度。在坦克装备方面,军主要接收了侵华日军的97式、89式坦克,并从美国引进200余辆当时较为先进的M3A3“斯图亚特”轻型坦克。这些坦克性能虽然参差不齐,但其防护力、机动力、火力相比我军都有较大优势,一度让我军官兵头疼不已。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为战胜敌军的碉堡和坦克,我军官兵首先从武器装备入手,对现有武器进行改良,创新出一些“特种武器”来攻击敌人。一是炸药手榴弹,也叫强力手榴弹,就是将盛满炸药的小布袋捆绑在手榴弹弹体上,靠手榴弹爆炸来引爆炸药以增加威力,用来攻击碉堡或坦克构造薄弱的部分。二是长竿手榴弹,也叫集束手榴弹,就是把数枚手榴弹绑成一捆固定在长竿上,用以插入碉堡的射击孔或坦克内进行引爆,杀伤敌军内部人员。三是长竿烟熏弹,即在长竿的一端固定好手榴弹的拉发引信,以大量的发烟物包裹引信,使用时拉引信发火并迅速插入敌碉堡或坦克内,大量刺鼻烟雾会将敌人熏出,趁机将其消灭。此外,我军后方的兵工厂专门研制了威力较大的新型炸药,比如太行山地区兵工厂制造的硝铵炸药,对岩石、混凝土、钢铁装甲等材料的破坏效果较好,在我军各部队中得到广泛应用,成为官兵手中击碎“龟壳”的有力武器。

有了威力足够的武器装备,还要搭配上能够直击敌人软肋的战术打法。碉堡和坦克的威力再大,也有自己的致命弱点。打蛇要打七寸。面对武装到牙齿的敌人,我军官兵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以机动灵活的战术打法狠打敌人的“七寸”。在战斗中,战士们发现敌人碉堡的薄弱之处在于射击孔。一方面,为便于射击,射击孔的结构往往与碉堡本身剥离开来,单独用砖头堆砌,硬度较小;另一方面,通过射击孔观察和射击,死角较多。利用这些弱点,我军官兵在战斗中或从侧面集火射击敌碉堡的射击孔,将其击碎;或在火力掩护下快速接近,投掷爆炸物;或利用其射击死角,小群多路迂回侧后发起攻击,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在攻击敌碉堡群时,东北野战军第2纵队最早采取“突破一点、再及其余”的战法。1948年10月14日锦州战役中,担任主攻任务的第2纵队第5师,通过挖交通壕迫近锦州城守军的防御前沿,先拿下敌军外侧最为突出的碉堡,而后利用碉堡之间的交通壕、土埂等穿插分割、包围迂回,逐个攻破了进攻路线上守军的多个据点,为后续部队攻城略地、清剿残敌扫清了障碍。

与碉堡相比,敌军坦克的弱点更加明显,比如泥泞道路行动困难、履带底盘容易破坏、战术指挥缺乏重点、车内乘员训练水平较低等。1947年1月的鲁南战役中,装备有45辆坦克的军第1快速纵队同整编第26师一道,向山东解放区的临沂进犯,妄图效仿二战期间纳粹德军的战法对我军进行“闪击”。陈毅、粟裕等人在充分研究敌军坦克作战特点后,决心在峄县以东、兰陵以北的漏汁湖一带围歼敌人。漏汁湖一带沼泽较多,且正值雨季,道路大多泥泞不堪,大大制约敌军坦克部队的机动能力。果然,第1快速纵队刚刚进入战场,就有超过一半的坦克、卡车陷入泥沼,不能动弹。我军官兵多路出击,有的用炸药包炸毁坦克的履带,有的用长竿手榴弹攻击坦克底部,还有的战士自创“挖眼揪耳”战法——用泥巴糊住坦克的瞭望镜、拔掉坦克上的通信天线辆敌军坦克被俘虏,蒋介石寄予厚望的第1快速纵队成为笑话。陈毅写下《鲁南大捷》庆祝胜利:“快速纵队走如飞,印缅归来自鼓吹。鲁南泥泞行不得,坦克都成废铁堆。快速部队今已矣,二十六师汝何为?徐州薛岳掩面哭,南京蒋贼应泪垂。”

除改良装备和精研战术外,还有许多因素影响着炸碉堡和打坦克的实际效果,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战士英勇无畏的战斗精神,这是我军击碎“龟壳”的重要基础。舍身炸碉堡的董存瑞、梁士英早已家喻户晓,我军战士“肉搏坦克”的景象更是被许多影视作品再现。战士们常以勇猛的动作冲入敌军坦克群中,用炸药包、集束手榴弹炸,用燃烧手榴弹、秸秆烧,用铁锹、洋镐砸等多种手段,与敌坦克搏斗。正是有了无数善打硬仗、敢于冲锋的战士,才能让我们在血与火的较量中占据优势,即便敌人的外壳再坚硬,我们也能把它“咬碎了”“吞进去”。

Leave A Comment

Recommend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