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创作了电视连续剧《西游记》全部音乐的作曲家许镜清,在2016年迎来了人生最为紧张的一段时间。这位74岁的老人如今正在筹备《西游记》音乐会,他为此昼夜忙碌,熬心熬力。

一方面,他整日在录音棚里编曲,为音乐会的举办做各种准备;另一方面,在众筹平台上为举办音乐会发起的众筹截止日期临近,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两场音乐会所需的500万元还没有实现,但许镜清很坚定地告诉记者:“音乐会一定且必须举行。”

作为至今重播次数最多的中国电视剧,86版《西游记》中的音乐、主题歌、插曲大部分国人都能随口哼唱,但它们的作者许镜清的名字并不家喻户晓。从30年前《西游记》播出的那一刻,许镜清一直有个心愿——开一场《西游记》音乐会,这一想,就想了30年。

这些年来,许镜清为《女人不是月亮》《半边楼》等上百部影视剧配乐,但人们记得并经常提起的,仍然是《西游记》

1983年春,在中国农业电影制片厂担任音乐设计的许镜清被推荐给了《西游记》剧组。4年下来,他为该剧写了15首插曲、上百段配乐,随着电视剧播出流入千家万户。其中,片头曲《云宫讯音》,片尾曲《敢问路在何方》,插曲《女儿情》《天竺少女》,器乐曲《猪八戒背媳妇》等均经久不衰,成为传世佳作。

写《西游记》之前许镜清坦言,自己没什么歌被大范围传唱过。1972年,他的民乐合奏《大寨红花遍地开》倒是红遍大江南北,但当时是集体创作,没署名。在创作《西游记》的音乐时,导演杨洁并没有给他任何限制,只是让他先写一段片头曲。许镜清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好几天写不出一个音符。

有一天他正在琢磨作曲,听到外面农民工去吃饭,一路当当当当敲饭盒、哼着调。开头一下子有了,他立刻把调子记下来,打算用小号和铜管演奏,有一种正义、勇往直前的意思。晚上睡觉,突然远远飘来一段女声,有仙境的味道,他赶紧起来,衣服都顾不上穿,先把这段曲子记了下来。

这段2分40秒的片头曲,乐器用得天马行空:电子音乐、管弦乐、琵琶、竖琴、架子鼓、电贝斯等,这段没有名字的乐曲后来被网友称为《云宫讯音》,尊为中国电子音乐的鼻祖。

那首著名的《敢问路在何方》的诞生则顺利得多。1983年冬天,许镜清坐公交车去单位,始发站是北京动物园。当时天上飘着一点雪,熙熙攘攘的小商贩担着东西沿街叫卖。他想到小时候一年四季吃大碴子,只想知道馒头是什么味道的;半夜去深山打柴,听见狼嚎——阎肃的歌词“一番番春秋冬夏,一场场酸甜苦辣”的旋律一下子涌了出来。

他怕忘了,急忙下车掏兜,摸到牡丹牌卷烟盒,便赶紧撕开,拉住旁边一个小学生,要了一支铅笔,靠在电线杆上半闭着眼,把旋律在脑子里拉长,一直拉长到想不到旋律,然后刷刷刷记了下来。小学生看愣了,直问叔叔你在干吗。写完这首歌,他只用了半个小时。

这些年来,许镜清为《女人不是月亮》《半边楼》等上百部影视剧配乐,但人们记得并经常提起的,仍然是《西游记》。

年过70岁的许镜清并没有安享晚年,因为他一直惦记着一件很重要的未尽之事——开一场《西游记》音乐会,然而,这30年来,因为没有举办音乐会的经费,许镜清的心愿一直未能实现

年过70岁的许镜清并没有安享晚年。最近几年,除了写新曲子之外,他还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整理了过往的曲谱,对86版《西游记》的经典配乐进行重新编曲,因为他一直惦记着一件很重要的未尽之事——开一场《西游记》音乐会。

“这个梦想从86版《西游记》电视剧播出时就已经萌发,到现在已经30年了。身边的人一直问我:如果开这场《西游记》音乐会,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日本音乐家久石让给了我很多启发。一场吸引人的音乐会应该既好听又好看,视觉和听觉相互依赖,组合成大脑的回忆。大家熟悉的《西游记》音乐作品,本身就承载了对经典的记忆。和拍摄制作86版《西游记》时整个剧组只有一台摄像机的艰苦相比,新时代有更好的条件和更新的技术。我希望让《西游记》的经典声音加上现代舞台效果的帮助,给所有‘西游爱好者’更好的听觉和视觉体验。”许镜清说。

然而,这30年来,因为没有举办音乐会的经费,许镜清的心愿一直未能实现。“在过去的30年间,86版《西游记》的音乐作品虽然被反复使用,但我作为原作者,获取的版权报酬却微乎其微,多则几千元,少的甚至只有2.7元。”直到2014年,青年作家韩寒的电影《后会无期》中使用了许镜清创作的《女儿情》作为插曲,他才收到了3万元的版税收入。

从2008年开始,许多人对开办《西游记》音乐会的想法感兴趣。经常有企业的负责人联系到许镜清,表示愿意赞助音乐会,但是和这些企业家喝了几百杯茶,音乐会的事却始终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每一次约见,许镜清说他都充满希望和期盼,最后却总是剩下失落和迷茫。微博上的网友了解到他的困境之后,建议他采用众筹的方式办音乐会。

一个月前,许镜清终于编完“西游记序曲”(《云宫讯音》)总谱。他想让一流的交响乐队演奏,带大家欣赏现场版的《西游记》音乐。时至今日,许镜清觉得这场音乐会已经不是他个人的事了,它是所有《西游记》音乐爱好者的期盼

今年3月,许镜清突然觉得胸部不适,伴有疼痛、呼吸不畅,被送往医院,在他什么都不明白的时候,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在那个意味着病危、抢救,甚至死亡的地方,许镜清躺在病床上,望着天花板,默数着吊瓶中的药滴,心里充满了不安和恐惧。他很害怕,不断问自己:“我完了吗?”“还能救过来吗?”静默中,他想到了他的《西游记》音乐会。如果他不在了,还能有人承办这场音乐会吗?很幸运,在医院病床上躺了4天后,大夫告诉他,开始诊断为“大面积心肌梗塞”,现在确诊是“心包炎”,回去后按照医嘱休息调养,定期检查,慢慢会好起来。出院的那一刻,许镜清很激动。他觉得自己必须把举办《西游记》音乐会这个心愿实现。于是,他发起了这场众筹。

一个月前,许镜清终于编完“西游记序曲”(《云宫讯音》)总谱。他想让一流的交响乐队演奏,带大家欣赏现场版的《西游记》音乐。时至今日,许镜清觉得这场音乐会已经不是他个人的事了,它是所有《西游记》音乐爱好者的期盼。

不久前,一道被称为“中央音乐学院2017年入学考试题”火爆网络,题面为《西游记》片头曲中,电声音乐“丢丢丢”之后,应该选哪一项?选项答案为“A、登登等灯 凳等等凳;B、凳等等灯 灯灯等登;C、灯灯登等 登登等登;D、登登等登 凳登等灯”。网友们热情参与,许镜清也为此在微博上幽默了一下,他表示:“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前看后看,在屋里走了十几圈,终于选了‘登登等凳’。‘等’到坐在人民大会堂的‘凳’子上,《西游记》音乐会大幕开启,主持人宣布:下面请欣赏《西游记前奏曲登登等凳》,你们看看如何?”

城市快报(以下简称“快报”):截止到目前,音乐会的众筹情况如何?是否能如期举办?

许镜清:众筹到现在,参与的人数高达几万人,无偿支持的人数占一半以上,这一点让我很感动。

快报:有网友留言说众筹应该加大推广力度,请一些明星帮忙,你为何没有这样做?

许镜清:不是不想这么做,一方面,我没有什么明星朋友,不可能开口叫别人帮忙(他们的帮忙在一定程度上还是有偿的);另一方面,如果明星帮忙,我一定要感恩他们,如果他们不帮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快报:很多观众都表示希望在音乐会上听到原汁原味的《西游记》音乐,你为何还要投入这么多精力重新编曲呢?

许镜清:我理解观众们喜欢听原汁原味的《西游记》音乐的想法,但是,我投入精力重新编配歌曲,绝对是有必要的:当年的音乐配器过于简单,甚至老旧,跟不上现代人对音乐的欣赏要求,而且,原来的歌唱者有些已经年老,当年演绎歌曲的那种感觉已经没有了。原味可以有,毕竟,音乐是我创作的,必须保留原有的旋律和特点。

快报:曾有报道说你有三个梦想——出一本《西游记》作品书籍,开一场《西游记》音乐会,再把女儿国这段故事编成歌剧。第一个梦想在2012年完成了,书名是《西游记中的歌与画》。那么除了音乐会,女儿国那段故事改编成歌剧的事情是否有进展?

许镜清:《西游记中的歌与画》是将我创作的《西游记》音乐做了一次汇总。我今年年底还将推出另一本书籍《我为西游记作曲——许镜清的梦幻人生》,书写我的人生传记,还有我对音乐创作的见解,以及对人生的追求和感悟。

目前的重中之重就是做好音乐会,这不仅是我个人的心愿,也是“西游爱好者”们共同的期许,我希望能努力做好。在一个时间段里,同时做太多的事情,一定耗费很多精力,所以,“女儿国歌剧”将在音乐会成功举办之后再努力推行。

许镜清:我不懂指挥,我将在音乐会现场的某个地方,认真欣赏这场耗费心思的音乐会。

快报:网上流传过一个西方交响音乐会配上《云宫讯音》的视频,虽然是假的,但是也很让人震撼,你是否看过这个视频?你理想中的音乐会现场是否就是这样的?

许镜清:是的。任何一位有自己音乐作品的人,都希望通过舞台形式,综合展现自己的作品。我作为参与《西游记》音乐创作的人,希望能在有生之年,把从来没有在舞台上系统展示过的《西游记》音乐全部重新整合汇编,通过现代化的光、电、影等舞台表现手法,为喜欢《西游记》的观众呈现一场有艺术水准、形式多样、完美的视听觉音乐盛宴。再说,今年是《西游记》播出30周年,又是猴年,我感觉,《西游记》题材的各类作品已经开始不断涌现,我开办音乐会的心愿也希望能在今年实现。

Leave A Comment

Recommend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