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讯24日,米卢回家了,回到了当年“米家军”曾经辉煌的彩云之南。墨西哥城-洛杉矶-北京-昆明,近20个小时的空中飞行和时空穿梭,只为定格这一场比赛——3.26日的中澳大战。

“我是中国队的最忠实球迷,也曾经是中国队的主教练,昆明是我的家乡,同时杜伊科维奇和佩特科维奇(福拉多)也是我的老乡,我有支持国家队的一百零一个理由”,当天中午刚刚跨出巫家坝机场,米卢就道出了这番开场白,一头散乱的银发依稀让人回忆起,当年这位“老狐狸”的神奇岁月。

两个小时后,米卢的身影出现在了红塔基地的望湖酒店大堂,澳大利亚队也下榻在这里,主教练维贝克正和两名澳洲记者在闲聊,看到米卢突然“空降”驾到,维贝克惊奇地睁大了眼镜,然后跑过来热情地和这位老“游击队员”拥抱在一起,“博拉,你怎么也来到了这里,太让人吃惊了。”米卢和维贝克是一对交情很深的故人。在2001年-2002年希丁克执教韩国队时,维贝克是当时希丁克的助手,而中国队也和韩国队多次热身,不打不相识,两人于是结下友谊。更有意思得是,在2003年-2004年时米卢担任洪都拉斯的主教练,而维贝克统帅着荷属安德里斯群岛队,两队在世界杯预选赛小组赛上相遇,洪都拉斯客场2比1、主场4比0,干净利落地淘汰了荷属安德里斯队,迫使维贝克下课。足球比赛也是战场,看来两人既是朋友也是敌人。

“哈哈,我只是来看这场比赛,这里是我的家,以前中国队就住在这里,不过,这里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大厅里的布置都变了”,湖米卢巧妙地避开了话题,免得维贝克心里有所提防。

“上次在迪拜没有看到你啊。”维贝克问道。原来去年两人相约在迪拜聚会,但由于种种原因却擦肩而过。

寒暄了一番后,米卢开始旁敲侧击,“对你们队来说,周三的比赛也不好打吧。”

维贝克撇了撇嘴巴:“谁都这么说,这将是一场艰苦的比赛,你看我的队员们都还没有到齐,还有这里的高原问题,我尽量不在外面谈这些,也是担心给队员们压力。”

米卢听后哈哈笑了:“我就没有任何高原反应,因为我从海拔2500米的墨西哥高原过来,别想那么多了,晚上吃顿饭聚聚。”

维贝克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婉言谢绝,“还是等比赛后吧,等我们拿了三分后我作东好好请你吃顿晚餐。”看得出来袋鼠军团的主帅承担着不小的压力,也不敢赛前和老友聚会。

接着维贝克热情地向米卢发出了邀请,“我们下午五点训练,过来看看吧,欢迎你进场观看”,身高近1.90米的维贝克揽着米卢的肩膀,丝毫没有把米卢当外人,米卢也顺水推舟地答应了。

接着维贝克上楼和助手们商量下午的训练计划,米卢则爽快地接受了两位澳洲记者的采访。米卢一开始就给了澳大利亚人一个下马威,“这将是一场非常非常难打的比赛,遭遇亚洲对手的时候,澳大利亚队客场的比赛并不十分理想,亚洲杯预选赛上输给了科威特,奥运会预选赛上也曾和朝鲜打平,看来你们并不十分了解亚洲球队。另外这里毕竟是1900米的高原,在高原上踢球毕竟是两回事,我记得我带中国队的时候,在这里就输了一场比赛,中国队在昆明比赛的胜率是很高的。”这一席话把澳洲记者唬得脸上变色。

“澳大利亚队第一场比赛赢卡塔尔有点运气,我了解卡塔尔,那是他们状态最差的时候,等6月份可就不一定了”,米卢最后撂下了这句话,接着抖了抖他那件标志性的灰色风衣,把它架在了肩膀上,然后得意洋洋地走了。

Leave A Comment

Recommend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