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行走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几乎人人都会哼唱。正所谓“看不够老版西游从小到大,听不够剧中插曲耳熟能详”,随着《西游记》热播30年,这一首《敢问路在何方》早已超越了一部电视剧主题曲的概念。

这首歌的曲作者许镜清,同时也是老版《西游记》插曲《女儿美》、《天竺少女》、《猪八戒背媳妇》的曲作者。此外他还是《半边楼》《弘一法师》等多部电视剧曲作者,是非常高产的作曲家。而今已年过70岁的许镜清很想为自己的作品办一场纪念音乐会,却苦于没有资金支持,老人家只得发微博求助。“现在有快4000人转发了我的微博挺支持我,不过真能帮上我的人目前还没有出现。”昨日,记者拨通许镜清的电话,老爷子一上来就这样说。

今年4月7日,许镜清在个人微博中写道:“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我想开一场个人作品音乐会,不知怎么办?我一生低调,不登大雅,不善交际,无人问津。百余部影视音乐,乐队作品,新老版《西游记》作曲。常暗自悲叹不知天下谁肯助我,何日能了此心愿。望有诚意的,善意的,愿意的朋友及公司联系我。有心者请转发,有意者请私信。”这期间先后有十几个人来找他谈过音乐会的事。这些人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吹嘘自己认识煤老板,但一转身就再无音讯。另一类则是慕名想见见这位著名作曲家。许镜清此前刚刚将他为新老《西游记》创作的歌曲重新录制了碟片,每每有人来找他“谈”,总难免要向他讨要一两张。家里存的600张碟现在只剩下200张了,音乐会的事还是没有个眉目。“很多人都说我这个音乐会肯定有市场。但是,很多大老板能拿500万去赌博,却没有人愿意投资这样的文艺演出。 ”许镜清说。

而今,歌唱家蒋大为参加演出,总会以《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开场,以《敢问路在何方》收尾。前不久,许镜清和蒋大为在录音棚偶遇。当得知对方每场演出的出场费达25万元,每月至少有二十场演出,许镜清很愕然,他几乎没收到过此曲再次被使用的版权费。有律师找到许镜清表示想替他用法律武器争取一下权益,“只要我一个电话,律师函就会发过去。但是这件事我始终没想好。蒋大为现在也60多了,我也一把年纪了,要是被人说图钱多没出息。更何况,我和蒋大为也是多年的熟人,撕破脸也不值得。 ”许镜清现在的想法是,先找到蒋大为坐下来聊聊,先看看对方的意思。

为作曲家们伸张正义的音著协曾经给许镜清讨来过版权使用费,可他仅仅收到了300余元,这与蒋大为唱一场商演的价格差令人咋舌。并且真要跟演唱者、网站去打场版权官司,到最后有可能得到的版权费还不足以支付高昂的官司费,这一巨大的价值差让许镜清失落和无奈。

老歌音乐版权的困境还表现在网络下载上。《西游记》音乐具有非常可观的彩铃下载量,许镜清却只得到了8000元的版权费,并且是50多个网站支付费用的总和。其中一家网站支付的版权费仅为两块七毛钱,“我当时就说,下回别给我打钱了,直接给我邮盒烟就行了! ”许镜清说。

作为《敢问路在何方》的创作者,许镜清当年为老版《西游记》创作的费用是每集250元,按25集算总共收入6250元,这在当时也算是一笔“巨款”。

多年以后,许镜清再度受邀为张纪中版《西游记》写主题曲。这部号称投资上亿的电视剧,给到许镜清的作曲费用是一首歌4万元,而时下北京录音棚的录音费是5万元。这4万再分给乐队、歌手、录音后,分到曲作者,和词作者车行的费用也就1万元。

说起来,当年《敢问路在何方》险些错过了成为经典的机会,“我当时没有名气。剧组跟我说《敢问路在何方》这首歌可作为片尾曲,但具体是那一集还不一定。但试播的时候,基本每一集的片尾都播了这个歌。

当时录完 《敢问路在何方》,剧组给乐队每人5块钱报酬,大家高兴地就一哄而散了,也没人觉得这歌能红。有趣的是,蒋大为听说要来唱 《敢问路在何方》,笑称自己的女儿早就会唱这首歌,自己还是跟闺女学的。

1986年电视剧播完,许镜清将《敢问路在何方》的曲谱寄送给 《天津歌声》杂志,被退回,总编的理由是 “此歌具有精神污染的嫌疑。”而后,许镜清又将曲谱寄给沈阳的《音乐生活》杂志,并获得了刊登。

《西游记》经典的片头曲也出自许镜清的手笔。许镜清回忆,当时自己想这个音乐正在闹心,突然两个民工从身边走过,正值午饭时间,两人叮当叮当敲击着饭盒,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不过,这种电子音乐的鼓点声并没有被当时的台领导认可,认为这样的音乐不够民族化,有损四大名著的形象,要求剧组换掉。听说此事导演杨洁回了领导一封信,大意是说, “如果艺术上台里让我负责,那音乐的事就不要过问了。如果不用我负责,那么此后拍摄、剪辑的事也别来找我了”。

金正恩元帅林书豪加盟火箭重庆国际小姐增选菲总统感谢中国头伏饺子三沙市选举俄罗斯炮击中国船95岁最老股民汇丰洗黑钱网络红人裸死茅于轼 苏州工商新东方暴跌陈琳遗产案苏宁 红孩子张东健炒楼亏损

Leave A Comment

Recommended Posts